“愚傻憨愣”吴润生 “老西儿”想要重开馆!

  今年58岁的吴润生是地地道道的太原市北营村农民,身高体壮,宽厚温和。初次见面,他更习惯介绍自己的另一个身份——老西 儿 民 俗 博 物 馆 馆长——一家老吴自办的民俗博物馆。今天,我们一起来听听吴润生和他的“老西儿民俗博物馆”的故事吧。

老西儿民俗博物馆馆长吴润生

收藏源于对父亲的怀念

  在吴润生家的客厅里,挂着一根特别显眼的马鞭。这根马鞭从1985年一直挂到现在,每次搬家,吴润生都会把它带在身边。马鞭是由藤条与麻线组合而成,藤条编织成的杆部,已经被磨得油亮,藤条上绑着的麻绳又细又长,约有两米,麻绳上端还绑着一个红缨,看起来有一定的年头了。“这根马鞭是我父亲的,他当了一辈子农民,赶了一辈子马车。我从小就被父亲送到城里念书,一直念到高中,之后就去当了兵,多年不在家中,也一直没有在家务过农。直到父亲生病去世,我才退伍回到家,没有在父亲身边陪伴,觉得很内疚。”吴润生手里端着马鞭,言语中满是对父亲的思念。

  也正是这根马鞭,让吴润生开始对农耕用具产生了兴趣。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老吴生活的村子开始发生不小的变化,村里的许多农田被置换,农具也被闲置起来或扔掉了。看到这些,吴润生又心疼又可惜,他觉得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东西怎么能说丢就丢,农具里都是祖辈们的智慧啊。于是他开始收集废弃的农具。此外,老吴还收集石雕、砖雕、木雕等各种与农村生活息息相关的民俗物件。

  除了收集,老吴还会花钱到处购买。后来发展到去省内的运城、张兰、大同等地去购买,到古玩市场上购买。只要有空,只要身上有钱,吴润生就会去古玩市场或农户家中“淘宝”。有时候对某些东西一见倾心,就算是借钱或者赊账也要买回来。

  从 2000年开始收藏农具,2003年开始收藏民俗物品,今年已是吴润生收藏生涯的第17个年头。如今他的藏品已有上千种,收藏的物品也已上万。

  说起收藏,除了父亲的原因,吴润生觉得自己生活在社会发展的浪潮中,见证了社会的发展,作为承上启下的一辈人,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老辈人的物品和文化留下来,让没经历过农耕生活的晚辈们了解父辈们生活的世界。

一个人开办“山西老西儿民俗博物馆”

  有位朋友送了吴润生一幅字“愚傻憨愣”,他很喜欢,就挂在客厅。

  吴润生当过兵,开过饭店,办过砖厂、服装厂,曾小有积累。如今几乎所有的家产都投在了收藏上。因为他坚持一件藏品也不卖,十几年下来,他只收不卖,只进不出,家里藏品早已成千上万,还开办了“山西老西儿民俗博物馆”。之所以办这个博物馆,用老吴的话说,“是想让太原、山西、全国甚至全世界来认识和了解我们这里的风土人情、文化特色和故事传说。”

景泰蓝底座油灯

  吴润生说:“我没有太多的文化,只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农家后代有一种直觉,这些老物件虽然用不上了,可都是过去的历史、生活的写照,应该留给后人。”十几年来,吴润生这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几乎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300万元,收集了数以万计的民俗藏品,涉及农具、钱币、锁具、绣品等等,甚至还有恐龙蛋,种类非常庞杂,每一个物件背后,都倾注了他大量的心血。他不仅收藏,还免费陈列让大伙儿来看。他在家门外面挂上了“山西老西儿民俗博物馆”的牌子,自己也索性做起了馆长、设计师、策展人,以及解说员。

  拆迁前的老西儿民俗博物馆,可以说是吴润生“一个人的博物馆”。他把自家的小院、两栋小楼全办成了展厅,有人来参观,他就当解说员。他的展品都是开放式的,可以零距离欣赏,亲手接触。三万多件藏品,有书画作品、陶器、土炕、纺车、轿子、农具、石雕、老虎帽、油灯、钱币等等,他的小院、楼下楼下全都占了,甚至连厨房也放着展品。从这些藏品中,可以感受到山西农耕文化的魅力。“传承农耕文明史,留住华夏文化根”,这是一位大学老师岳先生为吴馆长概括的话,也恰恰概括出了老西儿民俗博物馆的特色。

  拆迁前,老西儿民俗博物馆曾先后免费接待了两万余名参观者。

城市拆迁,“博物馆”打包栖身旧仓库

明代瓷质杯托

各式各样的木质小鞋

  如今,这个远近闻名的博物馆馆长最关心的却是地。一块可以让老西儿民俗博物馆重新开馆展览的地方。特别是遇到下雨天和晚上,老吴的这个愿望便更加强烈。

  事情还得从头说,2014年,因为建设高铁南站,太原小店区北营村实施拆迁改造。原来的北营村变成了北营社区,村民们住进了安置小区。老吴原来在自家小院开办的山西老西儿民俗博物馆也被迫搬离。

  当时的区长在拆迁前还特意去看了老吴的展馆,当下就说小店区老电影院空着,院子拆了后找不下地儿,可以把展品存放到那儿。吴润生说:“当时我家的宅基地比较大,有一亩多,盖有两座小楼,有一个小院,除了几间住人外,楼上楼下包括院子,都是展区,有两千多平方米。”

  搬家时,老西儿博物馆的藏品先后运了50多卡车。因为老电影院空间有限,藏品只能打包存着,还有许多搬运不便又无处存放的石磨石碾和拴马桩,只好堆在北营路边,任凭风吹雨淋。虽然老吴隔三岔五要去看看,可还是丢了不少。有一次,竟有人开着货车过来偷,幸亏被老吴侄儿发现及时制止了。如今,600多个磨盘已经丢了近百个。

  在老电影院里存放的藏品也没好到哪里去。由于年久失修,遇上下大雨,老电影院里就开始漏水,时间长了,许多民俗藏品都受潮、发了霉。说起这些,吴润生就心痛不已。

  从2014年村里拆迁开始,老吴就一直四处想办法给博物馆另觅新址,但在他的计划中,新馆要开室内面积至少要5000平方米,加上停车场等,一个馆址占地就要20亩。这么大的地方没有社会支持,凭个人力量真的太难了。“可是再难,梦想也要坚持,我还是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让老西儿民俗博物馆重新开业,让大家来免费参观!”老吴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