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平发现炎帝行宫壁画蓝本底稿

王永忠收藏的8幅行宫壁画的蓝本底稿

  “神农耕种”“遍尝百草”“远播五谷”“弓射渔猎”“医药针灸”“万世宗祖”……农历四月初八(5月22日)是神农炎帝诞辰日,此前一套明清时期高平炎帝行宫修缮时的壁画蓝本底稿在当地现身。

  炎帝行宫壁画蓝本底稿

  这套与高平炎帝行宫有关的壁画蓝本底稿的收藏者是当地研究炎帝民俗文化学者——王永忠。

  5月19日,王永忠在家中展示了这套共8幅的炎帝行宫壁画蓝本底稿。

  8幅壁画以水墨画的形式绘制在较为粗糙且略微发黄的长方形草纸上,其边缘用蓝色颜料勾画出在绘画上称为“开光”的边框。8幅壁画蓝本底稿的尺寸规格大致相同,长约29厘米、宽约26厘米。每幅蓝本底稿都写有文字,分别用篆体书写“炎帝”“神农耕种”“遍尝百草”“远播五谷”“弓射渔猎”“医药针灸”“万世宗祖”“演奇楼敬绘之祭祈风调雨顺”等文字,基本上总结了炎帝一生的功绩。

  虽然8幅壁画蓝本底稿色调还保持鲜艳,但均出现颜料脱落现象。王永忠说,这说明当时画匠使用的是矿物质颜料。

  为何断定眼前的8幅壁画蓝本与高平炎帝行宫有关?

  炎帝神农氏在上党地区尝百草、种五谷,高平各乡镇广布炎帝庙宇,至今仍存40余座。与国内其它地区相比,上党地区特别是羊头山周边区域,是炎帝神农祠庙高度密集的地区。

  据王永忠介绍,高平炎帝陵所在的庄里村五谷庙,为历代高平炎帝庙之首,有“上庙”之称,与羊头山神农城的炎帝高庙、中庙村的炎帝中庙、故关村的炎帝行宫、东关的炎帝下庙(现已不存)及上党地区广布的炎帝祠庙形成一个完整的神庙体系。

  经王永忠考察,在高平现存的炎帝神庙中,只有炎帝行宫的戏楼被称为“演奇楼”,而庄里村五谷庙原存的戏楼名为“奇楼”。

  8幅壁画蓝本底稿中,其中写有“演奇楼敬绘之祭祈风调雨顺”字样,恰恰将这套壁画使用范围限定在炎帝行宫的演奇楼。

  炎帝行宫明清时期多次修缮

  王永忠的说法与2011年10月由高平市炎帝文化研究会编著、文物出版社出版的《炎帝古庙》中的记载相吻合。

  故关村位于高平市区北部15公里处的神农镇。炎帝行宫就在村南,坐北朝南,一进式院落。大门门楣上有砂石质浮雕刻字“炎帝行宫”四字。

  明成化十一年(1475年)《重修炎帝行宫碑》记载,炎帝行宫的创建年代已无法考证。但从现存庙内的碑刻文字记载可以看出,明清时期屡有修缮。

  如今,炎帝行宫的正殿、东西耳殿、舞楼、耳房、圣贤殿均为清代遗构。

  王永忠介绍,炎帝行宫供奉的是炎帝三太子。每年的四月初八,故关村作为炎帝陵祭祀的首社之一,都要送三太子神像前往。

  炎帝行宫南面,有舞楼一座,旁边立有一通勒石于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创修演奇楼碑记》石碑。“从明代开始,人们有了给舞楼冠以雅致、绚丽名称的习惯。”王永忠说,炎帝行宫“演奇楼”的得名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据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重修演奇楼碑记》记载:“渐今,乐楼年久,风雨飘摇,坍塌损坏,村人日夜忧心……重修乐楼三间,东南耳楼两间,补修西南耳楼两间,东大门、钟楼三间。”

  然而,从炎帝行宫现存明清不同时期的8通石碑文字来看,却没有找到与演奇楼壁画相关的文字记载。

  2015年,高平市投资200多万元对炎帝行宫进行修缮。修缮前的演奇楼壁画已然不存。“这些壁画难道当时没有绘在演奇楼的墙壁上?还是画工照壁画蓝本底稿内容绘在了演奇楼墙壁而未能保存下来?”对此感到困惑的王永忠在炎帝行宫中看到了清光绪十年(1884年)的《改修炎帝行宫碑记》,在石碑上发现了“画匠杨金则”的名字。

  从现存的8幅与炎帝行宫演奇楼有关的壁画蓝本底稿的绘画风格来看,应当出自晚清时期的民间画匠之笔,画功并不是很精细。“这个时期与‘画匠杨金则’大致处于同一个时期。”王永忠感觉:“这套壁画蓝本底稿,很有可能是出自杨金则之手。”

  炎帝行宫“物件”成系列

  经过20多年的积累和收藏,50岁的王永忠收集了大量的各个朝代的炎帝像、炎帝文化书籍和散落于民间的与炎帝文化有关的唱词、木雕、石雕、瓷雕、画像等民俗文化藏品上百件,是晋城市知名的收藏和研究炎帝民俗文化的民间学者。

  王永忠介绍,这套8幅炎帝行宫演奇楼壁画蓝本底稿是十几年前从民间收藏而来的。“前段时间,北京有从事民俗文化收藏的博物馆准备举办与炎帝文化有关的展览,我整理前些年的相关收藏时,才重新发现这套8幅壁画蓝本底稿。”

  王永忠家中,摆放着一张木质供奉神像的长形案几。“虽然木质一般,但却与炎帝行宫有关。”在他的指点下,俯身钻至案几下方,仰视案几底部,看到用毛笔竖写的一行字:“光绪卅四年增修炎帝行宫谨记。”而在案几之上,摆放着一尊木质炎帝三太子神像。据他介绍,这尊高0.6米的炎帝神像为明早期雕刻风格,“神像是十几年前,与案几一起从乡下收藏回来的,应当均是炎帝行宫之物。”

  除此之外,在一件清代风格的木柜的背后,看到用朱砂书写的“光绪八年四月初八申九德复修炎帝行宫祭礼题记”字样;在一对扇形的神像銮驾仪仗用品的木杆上,用墨汁书写的“炎帝行宫”字迹明显;在一对刻有戏曲人物的木雕作品的背面,刻有“演奇楼”三字;在地板上,由6块砖雕制品拼接而成的“炎帝行宫”四个大字,格外引人注目。

  “从书写在上面的题记和落款清楚地表明,这些都是与炎帝行宫有关的物品。”王永忠表示,他将对这些与神农炎帝有关的系列物品加以研究,使外界对高平的炎帝文化有更加深刻的了解。